博客首页  |  [惠虎宇]首页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惠虎宇  >  他山之石有灵
【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致中共人大的公开信

47911

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大纪元)

【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致中共人大的公开信

      
 
【大纪元2013年1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我实在、实在记不清楚爸爸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说话的声音。”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儿子高天宇曾眼泪汪汪地说,今年他已10岁。2004年,他的父亲高智晟向中共全国人大致公开信,其第一次从法律和律师的角度谈法轮功的问题。其先后三次上书给中共前领导人,揭露当局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并呼吁当局停止灭绝人性的迫害。
 

为此,高智晟及其家人遭到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所掌控的北京公安系统前所未有的疯狂的残酷迫害,其至今身陷囹圄,妻儿被迫逃亡美国。几年来,国际社会及高智晟的家人多次呼吁,要求中共当局立刻释放高智晟。
 


高智晟与妻子和孩子在一起。(大纪元资料室)

高智晟身陷囹圄 当局剥夺一切权利

目前,高智晟被当局非法关押在新疆沙雅监狱。自今年1月份,高智晟的哥哥高智义千里迢迢看过弟弟,但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不许家人问话,其真实情况外界无法得知。

到现在又快一年,当局以各种理由不让其家人去看他,家属聘请了两位律师也不让接见,也剥夺了他们的通信权。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曾说过,每逢快乐的节日,她和孩子们就很不快乐,因为这一天不属于她们。

目前,在美国读大学的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已长得亭亭玉立,她和父亲已分离4年11个月了,她每日每夜都在思念他,更为他的安危而忧心。

2006年8月,高智晟遭到当局的绑架,那年耿格才13岁,她和母亲、弟弟一起在国保的监控、骚扰、恐吓中生活,其精神接近崩溃,这一段的经历她不愿回首。

今年世界人权日前夕,耿格应邀参加了美国国会举行的“让我们的父亲自由”为主题的人权听证会。她希望美国采取实质行动营救高智晟,让像她父亲这样站在前线的维权人士不会感到很绝望。
 


高智晟的女儿耿格(中)在美国国会举行的“让我们的父亲自由”为主题的人权听证会上发言。(摄影:李莎/大纪元)

她说:“我在美国近五年了,我听不到爸爸的声音,收不到爸爸的信件,最近一次的消息,是在今年1月份,大伯到监狱看他,规定什么都不让说。家里所的亲人,姥姥、姥爷、三个姨妈及哥、妹们等所有亲人的名字都进入了所谓的黑名单,连办护照的权利都没有。8年了,爸爸的迫害不仅还没有结束,又延伸到他所有的家人。”

去年12月6日,美国多个人权组织正式启动一项新的“捍卫自由计划”(Defending Freedoms project),展开一对一的营救活动。美国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 (Frank R. Wolf)承诺将全力营救 “中国的良心”高智晟。

高智晟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高智晟亲自调查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真相,于 2004年12月31日,其向全国人大致公开信,第一次从法律和律师的角度谈法轮功的问题。

这封写给“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及吴邦国委员长”的公开信写道:“近来一段时期,作为律师,我多次收到各地有涉法轮功人员被刑罚及劳动教养处罚遭遇的申诉及求助信函。作为律师的公民,作为身处人类这个时代者,面对这种不可思议的存在,我感到异常的沉重及悲哀。”

在信中,他列举了河北省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黄伟和武汉法轮功学员倪国滨的遭遇。黄伟于1999年被以“利用X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为由劳教三年,释放时34岁的他头发已一半变白。

2004年4月13日,黄伟被4名不明身份者强行带走,对其进行搜身、抄家及扣留物品。这些抓他的人未出示任何手续,更未表明身份。

黄伟被关押38天后,又将其押至公安留置室关押15天,这期间,两名拒绝说出姓名的公安人员,当着黄的面在“讯问笔录”上签上了他的名字,并自己在“黄伟”名字上按了手印。

6月3日,黄伟再度被宣布劳动教养三年,4日被送到劳教所。2004年12月26日,高智晟及另一位律师具体介入案件后,在与行政及司法机关的接触过程中,让他们发现了一系列令现代人不可思议的现象,这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存在于立法的和司法的两个方面。

12月27日上午,他们到石家庄市劳教所依法申请会见黄伟,被劳教管理部门告知,法轮功人员须由“610办公室”特别批准方可在管理处办理会见手续。而“610办公室”各领导的内部批示竟让他们奔走、等待了3个多小时。

然后,他们拿着黄伟诉石家庄市人民政府行政不作为案件的起诉材料,到法院要求立案被拒绝。统一的答案是:“凡是涉法轮功案件,一不受理,二不出具任何手续,因为上面有文件。”

立案庭的一位法官说:“你不是党员吧(指律师),党代表大会的精神你也没学过吧,律师不允许接此类案件你知不知道,法院都是共产党的,法律也是共产党定的,现在上边有规定说不能受理,就是不受理,你愿意找谁就去找谁,愿意哪告就去哪告”。

而长安区法院的一法官还说:“你们律师正在做的事很危险,如果接下来还要继续的话,就要写司法建议(要求处理你们)”。至此为止,律师到石家庄市两级三个法院的立案努力无果而终。

高智晟在写这封公开信时,接到武汉的一位刚生产完小孩三个月的杜文利女士的传真信,她绝望地叙述其丈夫倪国滨,在被三年关押释放不久,2004年7月13日在上班途中被不明身份者绑架,10天后奄奄一息的他被送回。12月3日,倪再次被绑架。

从黄伟和倪国滨案,让高智晟发现司法方面的严重问题至令人恐惧及绝望的境地。他说:“从既有法律原则角度看,对法轮功人员的刑罚及处罚存在以下完全悖离基本法律原则、现代法治精神的作法。”

高智晟为法轮功致胡温的公开信

继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后,高智晟在2005年10月18日再发表了一封致给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信中列举了多例他所调查的法轮功信仰者受当局野蛮迫害的情况,呼吁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人民的关系,公开信的发表引起海内外以及国内高层震动。

之后高智晟本人便接到恐吓电话,并频繁被北京司法当局等部门找去谈话,当局指称高智晟已越过了底线,并要求高收回他的公开信,遭拒绝后于11月4日下午宣布停止律师事务所营业一年。

高智晟在各方的压力和威胁下,并没有停止他的调查,11月29日,他成功摆脱了不下20名便衣的跟踪、围堵,在山东济南、辽宁大连、阜新市、吉林长春等地进行了十多天的新一轮法轮功迫害真相调查。

同年12月12日,高律师以“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为题,第三次公开上书中共当局,用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六年来的惨烈遭遇。

高智晟说:“在中国,赤裸裸的践踏人权、侵犯人权不是一件危险的事,但是,你要把他践踏人权、侵犯人权说出来是一种危险。你知道,我是在中国长大的,如果我不知道这危险,那可能也是一种糊涂。但是,因为知道这危险,所有的人不说话,这也是说不过去的。因为我们看到的罪恶太多太多了,而中国鸦雀无声。”

对法轮功学员酷刑折磨 用在高智晟身上

高智晟其曾代理各种敏感维权案件,以及调查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真相,并呼吁当局停止迫害法轮功,遭到北京当局严密监控。在2006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另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他虽免于入狱,但从2009年开始,他和家人受到长时间软禁。

2009年一篇标题为《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的文章在网上曝光,事件震惊国际社会。文中讲述了2007年9月21日,他被几个北京国安警察秘密绑架折磨的遭遇:它们用电棍把高律师打得全身皮肤都变成了紫黑色,用烟熏双眼,甚至电击、竹签插其生殖器,连续五十天的炼狱摧残让高律师多次昏迷不醒,体无完肤、生不如死。

“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地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地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地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

被折磨一夜后,警察满嘴脏话的咒骂,“你丫的(注:对你的轻蔑称呼)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着。”

“在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折磨中,我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昏迷,这种昏迷可能与长时间的出汗缺水及饥饿有关。我光着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断。中间感到数次有人剥开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检查我是否还活着。每至清醒时,我闻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脸上、鼻孔里、头发里,全是尿水。显然,不知何时,有人在我头上、脸上撒了尿……”

同时,北京警方对高智晟一家更是变本加厉地迫害,耿和与儿女被国保每天24小时监视和骚扰。到2008年9月,警察不让耿格上学,逼迫她们下决心离开中国。2009年3月,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到了美国。

自2010年4月7日,失踪一年多的高智晟被中共安排和外界短暂见面之后,再被中共强迫失踪20个月。2011年12月16日,中共当局称其违反缓刑规定,再度把他送到新疆沙雅监狱非法囚禁三年。

迫害法轮功元凶罪大恶极

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党魁江泽民因一己之私,及其同伙开始对法轮功进行全面血腥镇压,对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在1999年6月10日挂牌成立临时法外权力机构,即所谓中央“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又称610办公室,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中枢指挥部”。

为了逼迫让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信仰,中共恶警使用了数十种乃至上百种令人发指的酷刑,几百万法轮功修炼者被害死,甚至被作为活体器官库,由此制造了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活摘器官的罪行。

多方来源称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抓的同时,12月20日,中共中央 “防范和处理X教问题”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李东生因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25日被免职。

在周永康被曝光的大量恶行中,尤其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为严重,其利用手中的政法委系统的权力,对法轮功学员推行群体灭绝政策。

李东生是由周永康一手提拔,他是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元凶之一,其和时任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亲手炮制“天安门自焚”世纪伪案,从而让民众对法轮功产生极大误解与仇视,毒害亿万中国民众。

这一切迫害罪行都是在江泽民流氓集团的直接指挥,610办公室的具体执行下施行。江泽民、曾庆红、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迫害元凶的罪行不容掩盖,他们已经罪不可赦。

(责任编辑:谢东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中港台时间: 2013-12-29 23:50:06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3/12/29/n4045860.htm【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致中共人大的公开信.html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