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惠虎宇]首页 
博客分类  >  信仰自由
惠虎宇  >  常未饮酒而醉
惠虎宇 :山谷清音——纪念音乐人于宙

47881

写在前面的话:在大纪元上使用周明发文章的就是我本人,新近在这里开了博客,现在只是把以前周明名下的文章收集在这里,都是旧文了,请大纪元的编辑不要再重复发表了。昨日有一篇旧稿被重复发表,后来发现你们已经纠正了。谢谢。

 

 

 

惠虎宇:山谷清音——纪念音乐人于宙

作者﹕周明(惠虎宇)
       
 
【大纪元2012年03月20日讯】当岁月走过年少,我们曾经低吟浅唱。在夕阳里,在树林间,在晚风中,在月光下,悠扬的歌声里,曾放飞着多少青春的梦想,人生,在年轻的心中曾经充满了多少美好的憧憬。
 

一个爱唱歌的少年,在对岁月的吟唱中逐渐长大了,并以家乡文科状元的优异成绩考取了中国大陆文科的最高学府——北大。八十年代的大学生活,也算是一个充满着诗情画意和自由气氛的成长环境,在大学里,他一边努力学习专业知识,一边也写诗、唱歌、精练乐器,这些活动使他在诗歌创作、音乐探索以及对人生的终极思考方面,都获得了丰厚的收益。

九十年代,当机缘成熟时,他参与了一支民谣乐队的创建,逐渐成为一名著名的音乐人,这支乐队就是十多年来活跃在中国大陆民谣舞台上、深受群众喜欢的“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而他就是该乐队的鼓手、口琴师兼歌手的大才子——于宙。很多喜爱音乐的朋友们都知道,“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是一支别具一格的民谣乐队,其演唱风格清新、质朴、空旷、幽远,远离尘世的喧哗,有如空谷幽兰般清香袭人,给人以余音绕梁之感。十多年来,于宙和他的乐队朋友们走南闯北,歌吟岁月中的美好事物,把纯真和感动带给了人们,乐队也日益名声远播。据说,“山谷里的居民”这个名字正是于宙起的。

到2007年,乐队获得了成立以来最大的成就,在全国各地多次举办演唱会,所到之处均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他们的事迹也被很多媒体广泛的报导,可是,就在乐队越来越成熟之际,影响力越来越广传之时,2008年初于宙却突然不声不响的“离”开了乐队。

3月13日国内《青年周末》发表了题为“城市里的私密发声”的报导中提到“近期‘ 去月亮河听小娟唱歌’成为人们的口口相传的最热门的文艺活动”。其中报导的题头照中,乐队三人变成了小娟、小强和新人小光。对于于宙连名字都没有提,只说:“ 前不久,乐队走了一个人,这是小娟不愿多谈的事情。”这样的报导,给人感觉似乎是乐队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件,那么对于今天这样一个娱乐新闻和八卦传闻漫天飞的时代,这样的事件本应引起更多的关注,即使小娟“不愿意”提起,媒体也一定会通过其它渠道得到很多关于于宙的消息,也应该有很多相关的报导。但是,翻遍中国媒体,却再也找不到任何关于于宙离开乐队的后续报导,在百度百科中介绍该乐队时,关于于宙的离开只有一句话,“乐队原本包括主唱小娟、吉他手黎强,还有打击乐手于宙,但现在于宙已经离开,”于宙为什么要离开?去了哪里?文中没有任何交待。而该百科中对于宙的介绍也只剩下这么简短的几句:“于宙,北京大学毕业。199 8年与民歌手黎强、当代民谣传奇女歌手小娟组成三人乐队: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在乐队负责打击乐、口琴、合音。”于宙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一个知名乐队的公众人物,突然间就从人们的关注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在网络中再也检索不到任何关于他的相关消息呢?如果今天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听了乐队的演唱后,需要对该乐队的历史进行更深入的了解,那么当他打开网络检索时,他就会遇到以上的疑惑:山谷里为什么突然缺少了于宙的声音呢?

如果这位年轻人可以使用翻墙软件穿越网络封锁,进入google网继续检索于宙时,第一条内容就足以让他触目惊心:《北京音乐人于宙被迫害致死》,这篇写于2008年3 月24日的报导中说:【于宙是北京市小有名气的音乐人,不久前(注:2008年1月26 日)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抓捕中和妻子一起被警察抓捕,2月6日,年仅四十二岁的于宙即被迫害致死,目前他的妻子仍然被关押。2月6号,于宙的家人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看到于宙的尸体覆盖白布单,面部还戴着呼吸罩,腿部已经冰凉。对于于宙的死因,医生一会说因为绝食,一会又说是糖尿病。但于宙的家人表示于宙身体健康,根本就没有糖尿病。警察还拒绝对于宙的遗体进行尸检,并强迫于宙的家属立即火化遗体,否则就加以“闹事”的罪名。】看了这篇报导后,真相终于大白了,原来音乐人于宙因为修炼法轮功在奥运会前已被中共以维稳的名义酷刑虐杀,中共控制的国内媒体接到了相关命令,封杀了关于于宙的所有消息,所以才会发生在信息时代,一个公众人物突然在媒体上全面消失的怪事。

据悉,于宙毕业于北京大学法语系,多才多艺,精通几门外语,于宙对声乐也有较高的造诣,精通吉他、打击乐和口琴,是一个公认的大才子。1995年,经朋友介绍阅读了《转法轮》后,于宙领悟了宇宙和人生的更高真理,开始了修炼法轮功。修炼后的于宙变得更加的平和善良,与世无争,这使他在音乐的探索上更能把握音乐的本质,走上了使音乐返本归真、重归质朴的艺术正道,他的平和的心境与对纯真艺术的执著追求,也与乐队的朋友小娟和黎强产生了深深的共鸣,不知不觉中也影响着乐队质朴风格的形成,他们的共同努力和探索,使乐队逐渐成为当今中国大陆民谣界的一枝奇葩。于宙的乐队经常在北京外资酒店演唱英、法、日等国的乡村歌曲、传统民谣,优美的旋律和清纯的演唱风格,令他们所到之处均深受听众喜爱和热情欢迎。

这样一位与世无争的民谣歌手,一位善良的职业音乐人,他所唱的歌也均是充满感念岁月真情和抒发人间美好生活的民谣歌曲,也没有任何政治倾向性和不良的社会导向,不知道会对中共所谓的社会稳定形成什么样的威胁?而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的理念与奥运的和平与人道的精神宗旨完全相合,更不知道,作为法轮功修炼者的他会对奥运形成什么样的现实“危害”,而非得要在酷刑折磨下置他于死地呢?那些参与迫害于宙的警察们不知道对这样一位深受广大群众和各国友人喜爱的善良民谣歌手究竟有什么样的不可化解的深仇大恨,竟然能下得了狠手,竟然能狠心的将一个人活活的打死?最可耻的是明明打死了人却又不敢堂堂正正的承认,一会儿说死因是糖尿病,一会儿说是因为绝食,一会儿又说是心脏病突发,既然找了这么多死因,那么让医生做一个死因鉴定应该是很简单的一个技术性工作,但是警察们却又不许中立的医疗机构来做鉴定,甚至都不许家属仔细的检查一下尸体的外表,否则就要被捏造以“闹事 ”的罪名。在这里,中共警察的阴暗、歹毒、流氓、无耻的嘴脸表现的淋漓尽致,当然,这也是中共整个体制的表现。从以上的事例中,我们正可以看出,让社会不稳定,让家庭不得安宁,让奥运会期间人民生命不安全的,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正是中共流氓当局自己吗?

于宙离开了,山谷里从此少了一位歌手,缺失了一缕清音。

他才42岁,他的音乐生涯和人生才刚刚进入高潮,就像一部雄浑壮丽的交响乐,当高潮迭起,管弦合奏,锣鼓齐鸣之际,所有音乐却戛然而止,来不及吹灭烛台的灯火,来不及道一声别离,甚至来不及转过了身深锁上门……。他走后,没有坟前的鲜花,没有送别的场面,没有媒体的关注,甚至他的妻子都还被关在以奥运维稳名义而设置的铁窗囚笼之中,继续遭受着各种酷刑的折磨,反人道的罪恶在延续着,奥运的理念正被严重践踏着,而六个月之后,北京血腥奥运开幕式的焰火却映“红”了整个世界。

在灯红酒绿的现代社会,觥筹交错之际,多少肮脏的利益交换、权钱交易在不断的上演着,国与国之间也多被商业利益所主宰着,道义的声援很难突破这些现实的樊篱,这使多少罪恶不能被及时遏止。人们总是在美好的事物逝去时才会发现他的珍贵,总是在真相被完全曝光时才会分辨出基本的是非,而即便如此,又能有多少人的良知会被事实的残酷所触动呢?

无论世界如何喧嚣,无论现实的政权如何的丑恶,而我们依然纯真。我们愿意让思绪远离尘嚣,愿意倾听那些淳朴的歌谣,愿意回归心灵的纯粹。于宙离开了,可是这山谷的清音却永远回绕在这个世界,成为我们精神生活的一部份,永不分割。作为人类的一员,无论何时,我们只愿居住于那些清音回响的山谷,与幽兰为伴。


写在于宙被害四周年之际

 

(责任编辑﹕比尔)

美东时间: 2012-03-19 17:26:39 PM 【万年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3/20/n3545160.htm周明-山谷清音——纪念音乐人于宙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