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惠虎宇]首页 
博客分类  >  校园生活
惠虎宇  >  以不读书为通
惠虎宇:今日北大还能保留几分学术?

47863

 

 

【大纪元2013年11月03日讯】中国的北大,曾经是一所学者云集,大师辈出的著名学府,那里曾经有兼容并包的博大胸怀,有纵横古今的学术视野,有大气磅礴的人文精神,那里曾经是近代以来中国教育界的一座巍巍灯塔。

  说到北大的历史荣誉,就不能不说说中华民国的教育政策,北大曾经的辉煌,完全得益于民国时期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正常学术环境。那时的中国虽然不是一个太平的时代,现代政治文明的成熟体系也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但是在动荡的岁月里,民国的教育制度却与世界先进水平完全接轨,20世纪中国在人文和科学领域的学术大师几乎都是在那个时代学术自由的环境下培养出来的(包括后来的诺贝尔奖的获得者),文化和学术的繁荣,教育成果的丰硕,使教育界成为中国最先实现现代化的一个领域。北大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成长和发展起来的,她是中华民国时期优秀教育体系的一个最好的见证。

然而中共建政后,就开始系统性的改造中国的教育界,首先没收的就是民国时期学者们可以享有的第一人权——信仰和言论自由的思想权利。中共全面控制了全国的学校和媒体,学校的一切教育活动都必须在党委的领导下进行,学术研究只能用来证实马列主义的基本理论的正确性,而不能违背马列主义的基本立场、观点和方法,一旦逾越这条政治红线,教师们就有可能被下课、失业,甚至被劳教、判刑以及丧失生命,经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大屠杀等一系列的政治风暴后,敢于坚持真理和学术自由原则的中国学者已经少之又少,濒临绝迹。而北大,这所中国近现代史上最神圣的教育殿堂在中共的统治下也在劫难逃,逐渐丧失了大学应有的独立性,开始发中共之所思,行中共之所愿,最终蜕变为一所高级党校,成为中共的御用机构之一。如今,北大的没落是显而易见的,近几十年来,北大学者凋零,大师绝迹,在人文或者科学领域再也没有产生过可以引领时代的重要学术成果,而学校的丑闻却接连二三的被不断曝光,这与中华民国时期的优秀表现几乎是天壤之别。

最近,北大自由派学者夏业良教授被校方解聘的消息引发了各方面的关注,北大一再坚称解聘夏业良的理由与政治无关,是一个纯学术的问题,并列举出夏业良的诸多“不良业绩”来佐证。如夏业良近年来收到了学生的340多条负面评价;在三次教学记录评估排在约60名教师中的末位;近年来夏业良只发表了一篇文章,等等。北大也拿出了所谓的学术考核结果:如2012年10月26日,经济学院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对合同即将到期的12名教师(包括夏业良)进行续聘投票,对夏业良的投票结果是11票反对续聘,10票同意续聘,1票弃权,不予续聘;2013年10月11日,经济学院教师考核与聘任委员会召开会议对“是否维持去年的表决结果”进行了确认投票,投票结果是30人反对续签与夏业良的合同,3人支持,1人弃权。北大的领导们还振振有词的表示,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只考虑了一个标准:他作为一名大学老师的表现。

这些理由看起来都非常冠冕堂皇,学生的负面评价,由教授组成的聘任委员会的投票表决,教学评估中的末位排名,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两个最重要的事实:一、目前的北大是一所党校,而不是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中共的党委全盘控制着北大课程的设置以及教师的人事聘任、考核等一切校务工作;二、夏业良近年来正是以坚持学术自由的原则,公开挑战中共中央宣传部对中国大陆学校的思想钳制而成为被全球媒体关注的风云人物,也因此成为北大党委的眼中钉。这两个重要事实注定了今天发生在夏业良身上的解聘事件绝不是所谓的学术问题,而恰恰就是北大遮遮掩掩所不愿意正视的政治问题。

最近几十年来,中共迫害知识份子和异议人士的一个与时俱进的手段就是,将政治问题非政治化。比如你是企业家,就说你偷税漏税或者参与黑社会;你是网络大V,你有很高的声誉,那么就说你卖淫嫖娼;你是教师,有很多学生拥护,那么就说你业务考核不合格,有很多学生反对。夏业良的事情,不正是这样吗?当今的北大,难道还有不受中共所控制的纯学术活动吗?有不受中共政治意识形态所左右的纯业务考核吗?那些所谓的学生负面评价,有多少是来自中共党委的密探或者信息员?教授的投票中,教授的身份有没有甄别?有多少教授是可以不受政治所左右的非中共党员的学者或者中立人士?这些细节,北大敢公布于众吗?把宪法规定最高权力机构的人民代表大会都可以玩得团团转的中共,摆平一个小小的北大经济学院,那还不是小儿科。

然而,由于北大曾经所拥有的历史资源和文化底蕴,对中共而言有极高的利用价值,是中共在文化和教育领域可以欺骗世人的一块重要招牌,还不能毁了这块招牌,所以,对北大教授的政治处罚,还不能太露骨了,还得讲点技术含量。夏业良教授被“学术性的”解聘后,面对外界的质疑和批评,北大新闻发言人蒋朗朗很快公开回应:“经济学院考核与聘任委员会不再续聘夏业良的决定没有受到教学科研之外的其他因素的干扰和影响,没有理由和根据去怀疑教授们的良知和判断力。北大兼容并包、学术自由的传统没有也不会改变。”这份中共外交部式的发言和声明,在明眼人眼里无非就是例行公事,但也进一步的向世界公众宣示了北大党委的无耻。共产党控制的北大,一个代表不了自己只能代表党委的、拥有共产党员身份的发言人,你好意思讲兼容并包?好意思说出学术自由这个不属于共产党的神圣词汇?在共产党眼里,“政治正确”永远是第一位的,文艺要为政治服务,学术要以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作为指导,这里哪有学术自由的位置?

夏业良是一位真正的学者,这一点毋庸置疑。为了中国的教育恢复应有的尊严,为了让北大的学子们可以得到真正学术的熏陶,夏业良曾打算在北大经济学院开设一门与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见解不同的课程。院方把他的打算报告给北大领导,北大领导把他的打算报告给教育部,教育部不但不批准,反而追究夏业良为什么开这门课程。夏业良的一些事先安排的讲座也曾因为“政治不正确”而被迫取消。这些经历表明,夏业良想要的是学术的自由开拓,而北大需要的是保持政治的正确,这二者在中共统治下永远无法和谐。

夏业良也是一位真正的勇士,2009年5月,夏业良在其新浪博客发表了《致中宣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信中谴责中宣部钳制思想和言论自由。夏业良在文中特别提到了刘云山的中专生学历,说其“以此学历,长期在团系和党务部门工作,究竟读过多少像样的书,何德何能,竟然要控制全国的意识形态?”并表示:如果因为我今天给你的这封公开信,而使我失去北大的教职,或者最终用尽手段迫使我离开,那么我将会感谢你成全了我,因为你这样有可能使我成为当今北大为数不多的有骨气的知识份子而永载北大民间校史。如今,当年的刘云山现已经晋升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而夏业良却真的求仁得仁了。

夏业良是继2004年因《讨伐中宣部》这篇文章而丢掉北京大学教职的北大新闻传播学副教授焦国标之后,北大近年来涌现出的又一位出色的学者,他的经历表明了北大传统的人文精神在中共统治下存亡继绝的艰难过程。夏业良的被解聘,也意味着学术在北大又少了一分,而政治的红线在北大学者和学子的脖子上又勒紧了几分,这是当代中国教育的悲剧。

有人说,夏业良之后,北大下一步要收拾的就是自由派的法学家贺卫方了。其实,我看未必能得逞,比起夏业良来说,贺卫方似乎更谙熟在中共统治下的生存之道,当然,这绝非贺卫方的软弱,而是学者们对抗专制的一种更持久的理性较量,学者们的忍辱负重,并非为了个人的得失,无非是为了让北大可以多保留一份真正的学术,以让名义上还享有中国最高学府的北大的学子们得以真正受益。这是多么艰难的一条道路啊,作为同行的笔者亦有深深的体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美东时间: 2013-11-03 01:30:05 AM 【万年历】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